<var id="xppff"></var>
<var id="xppff"></var>
<var id="xppff"></var>
<var id="xppff"></var>
<var id="xppff"><strike id="xppff"><listing id="xppff"></listing></strike></var><var id="xppff"><dl id="xppff"></dl></var>

您的位置:首頁 >> 案例評析案例評析

丁某與某某小學等人教育機構責任糾紛
發布時間:2020-3-17 10:57:03    點擊:363次    [關閉本頁]

 ——教育機構責任案件歸責原則、責任劃分問題

 

裁判要旨

教育機構責任糾紛案件校方未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對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在校期間的人身損害承擔過錯責任。

案情

丁某在某小學就讀,2017年某日上午課間,該小學學生趙某將從地上撿起的廢舊本夾向空中拋灑進行玩耍,廢舊本夾下落時將經過此處的丁某右眼致傷,事故發生后,某小學并未及時將相關情況通知丁某、趙某的監護人,亦未對丁某進行相關的救治。當日下午通知丁某、趙某的監護人,丁某先后在濮陽市第二人民醫院、河南省人民醫院、北京同仁醫院進行了檢查治療,共住院30天,支出了醫療費22515.88元,丁某的傷情經菏澤德衡司法鑒定所鑒定已構成九級傷殘。事故發生后趙某、某小學分別墊付了5000元、2000元現金。另某小學為包括丁洋在內的注冊學生向某保險公司投保了校方責任險,涉案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間。丁某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請求判令趙某、某小學、某保險公司共同賠償丁某醫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交通費、住宿費、傷殘賠償金、精神撫慰金、鑒定費等共計101037.5元。

裁判結果

河南省清豐縣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決:一、某保險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六十日內賠償丁某各項損失共計71302.1元。二、某小學于本判決生效后六十日內賠償丁某各項損失共計6370元。三、趙某的法定代理人于本判決生效后六十日內賠償丁某各項損失共計3852.46元。

宣判后,某保險公司向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某保險公司應承擔40%的賠償責任,趙某已具備基本認知能力,其應對涉案事故承擔主要責任,某小學僅是教育管理職責,其不應承擔事故90%的責任。加重了某小學的責任,屬于認定事實、責任劃分不清。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某小學未能盡到對學生的安全教育義務和管理職責、且事故發生后未及時通知丁某、趙某的法定代理人、致使丁某未能得到及時治療,造成不良后果,故某小學存在過錯,應當依法承擔主要民事責任。一審法院酌定某小學承擔90%事故責任并不違反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因某小學在某保險公司投保有校方責任險及附加校方無過失責任保險,某保險公司應當在校方責任保險條款約定及保險限額內對丁洋的各項損失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故某保險公司應承擔90%的賠償責任,對某保險公司的上訴請求,不予支持。并于2018年9月26日作出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針對如何確定在校學習的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損害的賠償責任主體、賠償范圍、歸責原則問題作了規定,明確了過錯責任原則。另我國教育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法規以及教育部《學生傷害事故處理辦法》規定了學校的教育、管理、保護職責。具體劃分為學校教學或課外活動不安全、學校管理疏忽、對學生身體狀況關照不力、學校救護不力、教師不作為和學校未及時履行告知義務等,如果未成年人在學校受到傷害,因為學校未盡到上述職責,就可以認定學校存在過錯,應承擔賠償責任,本案中該小學作為教育機構,對未成年人應負有教育、管理、保護義務,學生在校園內撿到危險物品并投擲,學校未進行及時危險物品清理,在管理上岑在一定的過錯,導致課外活動不安全。事故發生后,某小學學校對丁某身體狀況關照不力、未及時履行告知義務、學校救護不力、教師不作為。導致丁某構成九級傷殘,學校應承擔主要責任,鑒于該學校已投保校方責任險,根據保險條款約定保險公司應當在該學校承擔責任的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

協會地址:濮陽市黃河路與衛河路口西南角開發區工行院內   網旗網絡|負責網站制作   網站管理
版權所有:濮陽市法學會金融法律服務中心   聯系電話:0393-8120998-15139328333   郵箱:pyjrfl@126.com
CopyRight?2016-2020 備案編號:豫ICP備16037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