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ppff"></var>
<var id="xppff"></var>
<var id="xppff"></var>
<var id="xppff"></var>
<var id="xppff"><strike id="xppff"><listing id="xppff"></listing></strike></var><var id="xppff"><dl id="xppff"></dl></var>

您的位置:首頁 >> 法律知識法律知識

最高法院:銀行在協助凍結被執行人賬戶之外另立新賬戶并發放款項的,是否承擔追回責任?|
發布時間:2020-5-13 16:50:04    點擊:378次    [關閉本頁]

                  【最高人民法院】

銀行在協助凍結被執行人賬戶之外另立新賬戶并發放款項的,無需承擔追回等責任



裁判要旨


銀行等金融機構在協助凍結被執行人賬戶之外另立新賬戶并向其發放款項,并不符合“金融機構擅自解凍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款項,致凍結款項被轉移”的情形,無需承擔追回或在轉移的款項范圍內以自己的財產向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


案情簡介


一、2014年9月22日,關于香港九一豐公司(申請執行人)與高深橡膠公司(被執行人)等合同糾紛案,經查詢雙方《流動資金借款合同》約定賬戶情況,??谥性簝鼋Y高深橡膠公司在盤龍支行的4745賬戶,凍結款項合計25184850元。


二、執行過程中,??谥性喊l現高深橡膠公司于2014年9月22日在盤龍支行另開立6682賬戶,雙方合同項下的借款8550萬元通過該賬戶陸續發放并轉移。


三、2016年12月21日,??谥性合虮P龍支行作出(2016)瓊01執9號、10號《責令追回通知書》:責令你行自本通知書送達之日起30日內追回已被轉移的款項25184850元。逾期未能追回,本院將裁定你行在轉移的款項范圍內以自己的財產向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


四、盤龍支行提出執行異議。2017年12月25日,??谥性鹤鞒?2017)瓊01執異433號執行裁定:第一項,撤銷《責令追回通知書》。


五、香港九一豐公司提起復議。2018年5月28日,海南高院作出(2018)瓊執復6號執行裁定:撤銷??谥性寒愖h裁定第一項。


六、盤龍支行提出申訴。2019年6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2018)最高法執監481號執行裁定書,撤銷海南高院復議裁定,維持??谥性寒愖h裁定。


裁判要點


本案爭議在于金融機構在法院保全被執行人賬戶后為其另立賬戶轉移資金,是否構成擅自解凍法院凍結的款項,致使凍結款項被轉移并應追回或承擔責任的問題。


首先,金融機構(銀行)擅自解凍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款項,致凍結款項被轉移的,法院應責令追回或由其在轉移款項范圍內承擔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法釋〔1998〕15號】第33條規定:“金融機構擅自解凍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款項,致凍結款項被轉移的,人民法院有權責令其限期追回已轉移的款項。在限期內未能追回的,應當裁定該金融機構在轉移的款項范圍內以自己的財產向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span>


其次,本案中銀行并未擅自解除對法院保全賬戶的凍結,無需承擔追回等責任。按照《流動資金借款合同》約定應入凍結賬戶的資金,在未進入賬戶前,不屬于法院凍結賬戶的款項。因此,銀行另立新賬戶并發放款項,并不符合“金融機構擅自解凍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款項,致凍結款項被轉移”的情形,并未違反協助執行義務。 


實務經驗總結


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唐青林律師、李舒律師的專業律師團隊辦理和分析過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問題,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大量辦案同時還總結辦案經驗出版了《云亭法律實務書系》,本文摘自該書系。該書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戰斗在第一線的專業律師,具有深厚理論功底和豐富實踐經驗。該書系的選題和寫作體例,均以實際發生的案例分析為主,力圖從實踐需要出發,為實踐中經常遇到的疑難復雜法律問題,尋求最直接的解決方案。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F結合最高法院裁判觀點,針對金融機構擅自解凍法院凍結的款項,致使凍結款項被轉移并應追回或承擔責任的相關問題,總結要點如下,供實務參考。


一是銀行在協助凍結被執行人賬戶之外另立新賬戶并向其發放款項,并不符合“金融機構擅自解凍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款項,致凍結款項被轉移”的情形,無需無需承擔追回等責任。本書認為,本案有特殊性,協助凍結舊賬戶與銀行開立新賬戶在同一天完成,在執行法院查詢時只有舊賬戶并予以凍結。但若銀行未全面履行協助執行義務,惡意與被執行人串通開立新賬戶發放資金并導致執行不能的,執行法院應依法另行追究其責任。


二是被執行人被法院凍結存款賬戶時,若開戶銀行在接到執行法院協助凍結手續之前,該協助凍結賬戶內部分款項已轉出,則銀行并不屬于擅自轉移被凍結款項,無需承擔追回等責任。若存在其他主體明知并搶在執行法院凍結前惡意轉移被執行人財產的違法規避情形,申請執行人可另案主張。


三、金融機構的分支機構,在法院凍結存款后擅自解除凍結,其承擔的是協助執行人的追回等責任,而非被執行人;申請執行人不得追加其作為法人的上級機構為被執行人。


四、銀行等金融機構協助執行法院查詢被執行人的資料僅限于存款資料。銀行從事承兌匯票業務的開立賬號,并非被執行人在銀行開立的存款賬戶,銀行在執行法院查詢時未提供該賬戶,不屬于未履行協助義務,并不承擔追回等責任。


相關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法釋〔1998〕15號】

33.金融機構擅自解凍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款項,致凍結款項被轉移的,人民法院有權責令其限期追回已轉移的款項。在限期內未能追回的,應當裁定該金融機構在轉移的款項范圍內以自己的財產向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法釋〔2015〕5號】

第四百八十七條  人民法院凍結被執行人的銀行存款的期限不得超過一年,查封、扣押動產的期限不得超過兩年,查封不動產、凍結其他財產權的期限不得超過三年。

申請執行人申請延長期限的,人民法院應當在查封、扣押、凍結期限屆滿前辦理續行查封、扣押、凍結手續,續行期限不得超過前款規定的期限。

人民法院也可以依職權辦理續行查封、扣押、凍結手續。


法院判決



以下為法院在裁定書中“本院認為”部分對該問題的論述: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責令追回通知書》是否違反法律規定。


當事人、利害關系人認為執行行為違反法律規定的,可以向負責執行的人民法院提出書面異議?!秷绦泄ぷ饕幎ā返?3條規定:“金融機構擅自解凍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款項,致凍結款項被轉移的,人民法院有權責令其限期追回已轉移的款項。在限期內未能追回的,應當裁定該金融機構在轉移的款項范圍內以自己的財產向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北景钢?,盤龍支行并未擅自解除對4745賬戶的凍結。依照《流動資金借款合同》約定應入4745賬戶的8550萬元,在未進入4745賬戶前,不屬于人民法院凍結4745賬戶的款項。因此,盤龍支行另立6682賬戶將上述8550萬元予以發放,并不符合“金融機構擅自解凍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款項,致凍結款項被轉移”的情形。??谥性阂罁秷绦泄ぷ饕幎ā返?3條規定作出《責令追回通知書》,追究盤龍支行違反協助執行義務的責任,屬于適用法律不當,應予糾正。(略)盤龍支行未全面履行協助執行義務的行為,??谥性簯婪硇刑幚?。


案件來源


《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市盤龍支行、香港九一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合同糾紛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執監481號】


延伸閱讀


關于金融機構擅自解凍法院凍結的款項,致使凍結款項被轉移并應追回或承擔責任的相關問題,我們檢索到以下典型案例,以供讀者參考。

1

裁判要旨:銀行在接到執行法院協助凍結手續之前,該協助凍結賬戶內部分款項已轉出,不再屬于被執行人所有,意味著執行法院并未實現對該部分款項的實際凍結;銀行在協助凍結過程中不存在擅自轉移被凍結款項的違法行為,無需承擔追回等責任。若存在其他主體明知并搶在執行法院凍結前惡意轉移被執行人財產的違法規避情形,申請執行人可另案主張。


案例一


《李文海、鄂爾多斯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康巴什支行民間借貸糾紛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冀執復611號】,本院認為,秦皇島中院先后作出(2013)秦法執字第122號責令追回被轉移款項通知書、(2013)秦法執字第122-1號執行裁定及122-2號執行裁定,要求康巴什支行向申請執行人承擔相應法律責任,該院的事實依據為康巴什支行存在擅自轉移被凍結款項的行為,故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康巴什支行在秦皇島中院于2013年11月21日向其送達協助凍結手續后是否存在違法之處,該行是否存在擅自轉移被凍結款項的違法行為。本案中,康巴什支行能夠舉證證明,該行在接到秦皇島中院協助凍結手續時,秦皇島中院要求該行協助凍結的、特定的被執行人名下的04×××23賬戶內的存款的余額僅為3904.67元,遂向該院出具了應凍結33340130元、實際凍結3904.67元的協助凍結通知書(回執),至于被執行人名下04×××23賬戶內的另外413萬元款項已于秦皇島中院送達凍結手續之前從該賬戶轉出,該筆款項的所有權已發生了轉移,不再屬于被執行人納林豐勝奎煤礦所有,也已不在秦皇島中院要求康巴什支行協助凍結的04×××23這一特定賬戶內,意味著秦皇島中院并未實現對涉案413萬元的實際凍結,該院只是就上述賬戶中的3904.67元進行了實際凍結,故康巴什支行在協助凍結過程中不存在擅自轉移被凍結款項413萬元的違法行為。因此,現有證據條件下,秦皇島中院以康巴什支行擅自轉移被凍結款項413萬元為基礎事實,連續作出(2013)秦法執字第122號責令追回被轉移款項通知書、(2013)秦法執字第122-1號執行裁定及第122-2號執行裁定三份法律文書,要求該行承擔相關法律責任,缺乏事實依據。


另,本案中如存在其他相關主體在明知秦皇島中院擬凍結涉案413萬元款項的情況下,卻搶在秦皇島中院凍結前惡意轉移被執行人財產的違法規避情形,申請執行人可另案主張。


2

裁判要旨:金融機構協助執行法院查詢的資料僅限于存款資料。銀行從事承兌匯票業務的開立賬號,并非被執行人在銀行開立的存款賬戶,銀行在執行法院查詢時未提供該賬戶,不屬于未履行協助義務,并不承擔追回等責任。


案例二


《寧夏黃河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銀川開發區支行與梁存龍、韓清宏、何玉紅、寧夏鴻昌工貿有限公司、李峰、平羅縣豐億煤業有限公司、吳天偉、寧夏天鳳海煤炭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執行裁定書》【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6)寧執復30號】,本院認為,中國人民銀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查詢、凍結、扣劃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銀行存款的通知和中國人民銀行關于發布《金融機構協助查詢、凍結、扣劃工作管理規定》所稱“協助查詢、凍結、扣劃”是指金融機構依法協助有關機關查詢、凍結、扣劃單位或個人在金融機構存款的行為。協助查詢是指金融機構依照法律的規定以及有權機關查詢的要求,將單位或個人存款的金額、幣種以及其他存款信息告知有權機關的行為。金融機構協助有權機關查詢的資料應僅限于存款資料,包括查詢單位或個人開戶、存款情況以及與存款有關的會計憑證、賬簿、對賬單等資料。對上述資料,金融機構應當如實提供,有權機關根據需要可以抄錄、復制、照相、不得帶走原件。《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規定,匯票是出票人簽發的,委托付款人在見票時或者在指定日期無條件支付確定的金額給收款人或者持票人的票據。銀行承兌匯票屬于銀行的公司業務,是銀行對企業授信貸款的方式之一,其中,申請人在銀行所存的保證金,一般占到銀行承兌匯票的50%左右,其他的部分屬于銀行的貸款,不屬于企業的資金。本案中涉及的5008871200133賬號是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從事承兌匯票業務的賬號,是由付款人寧夏鴻昌公司委托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開具的一種延期支付票據,票據申請日為2013年6月20日,票據期限為六個月,到期日為2013年12月19日,到期當日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即具有見票即付的義務。2013年12月19日,承兌匯票到期日當天,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在賬號為5008871200059的保證金賬戶余額3000萬元,賬號為5008871200042的活期賬戶只有資金余額82489.69元,不足以歸還當日到期的承兌匯票敞口的情況下,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依據《票據法》、 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辦法》等規定,對差額部分29917510.31元以該行逾期貸款墊付方式歸還承兌匯票資金,符合法律法規和銀行業合規經營的規定。該賬戶不是寧夏鴻昌公司在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開立的存款賬戶,它反映的情況顯示寧夏鴻昌公司在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尚有29917510.31元的負債,而不是存款,而寧夏鴻昌公司在該行保證金賬戶中的保證金30082489元,已經在石嘴山中院查詢之日的上午被扣抵還款。故在石嘴山中院2013年12月19日下午查詢時,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未提供5008871200133賬戶不屬于協助執行單位對被執行人存款賬戶未給予提供的行為,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三十三條規定的情形。石嘴山中院以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未履行協助義務、故意隱瞞5008871200133賬號,造成案件不能執行為由,要求黃河銀行開發區支行承擔追回轉移款項且在轉移的款項范圍內以自己的財產向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于法無據。


3

裁判要旨:金融機構的分支機構,在法院凍結存款后擅自解除凍結,其承擔的是協助執行人的責任,而非被執行人;申請執行人不得追加其作為法人的上級機構為被執行人。


案例三


《鄧福添與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梁杰文民間借貸糾紛執行裁定書》【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湘執復245號】,婁底中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五條第一款并參照《關于依法規范人民法院執行和金融機構協助執行的通知》第八條的規定,金融機構的分支機構作為被執行人并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的,人民法院可根據申請執行人的申請逐級變更分支機構的上級機構為被執行人。本案中,工行漣源支行有在擅自解凍的400萬元存款范圍內承擔賠償的義務,但該行目前在本案中的身份是協助執行人而不是被執行人,故本案直接追加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為被執行人的法律依據不足,鄧福添申請執行異議的理由不成立。遂裁定駁回鄧福添申請追加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為本案被執行人的請求。


本院認為,工行漣源支行作為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分支機構,在人民法院凍結存款后擅自解除凍結,其承擔的是協助執行人的責任,并不是本案執行依據確定的清償債務的被執行人。申請執行人鄧福添要求追加作為法人的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為本案被執行人,沒有法律依據。婁底中院駁回鄧福添的請求,并無不當。

協會地址:濮陽市黃河路與衛河路口西南角開發區工行院內   網旗網絡|負責網站制作   網站管理
版權所有:濮陽市法學會金融法律服務中心   聯系電話:0393-8120998-15139328333   郵箱:pyjrfl@126.com
CopyRight?2016-2020 備案編號:豫ICP備16037001號